一座孤岛的日常

黑泥与碎碎念聚合物。语言功能退化中。满嘴疯话。不打tag圈地自萌。

奥尔什方的脸=平静又温暖的感觉
他是温暖本身。
看着他的脸就是汲取温暖的过程。
没人能比他更好看。

疯话倾倒时间

亲妈粉更优越吗?被《活着就是恶心》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我……对一个角色真爱的表现就是不吃抹布。自诩亲妈粉又吃该角色抹布粮的人是不是可以用虚伪来形容呢?(这应该是某种程度的暴言)
我可以吃光奥尔,奥尔光——只是稍微有点雷猫女光😔
公式光也吃但谈不上喜欢,吃粮与否取决于产粮大手的文笔好坏。这种寡情且作壁上观的态度实在算不上是奥尔光的粉。粉cp严格来说要同时粉两个角色,比如伏见和八田,叶锦城和陆明烛。
个人对奥尔什方相关的粮的筛选标准是不吃抹布(谁会舍得写这个人的mob, 对光呆不喜欢也不讨厌。也不认可公式光就是玩家。如果说玩家只是在经历公式光的经历,那也太无聊了。这里有一个问题: 如果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的经历全部亲身体会一遍,是不是某种程度上也变成了另一个人呢?如果每个玩家都是真的光呆,那公式光就是模板一样的存在,谁会去粉万能模板呢?

一个脑洞早早干涸不会产粮的人

给坐金凳子的诸位比一个点赞的手势

[剑三剧情相关]遥远的一份便当

还记得刷无愧南灵声望的时候,在苍山扑街了乃古修会来救人。后来乃古修死了,我在大叔坟前喝了一下午的酒——都没拿到称号。后来有天出bug了,我看到大叔还在洱月村好好地站着,点了一下还有修装备的选项。大叔救了我那么多次我却不能救他一次。

吊车尾居然嘲笑优等生考砸了真是岂有此理

某些话题被认定是不能被随便议论的。公开议论即为愚行。人们的畏惧。虫蚁。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从未死去。像韦斯莱双胞胎那样开些玩笑——勇气的表现,不应当获得“自作自受”之类的评价。沉默的大多数不应当嘲讽那些带来乐趣的人。善于明哲保身的、识时务的“俊杰”嘴脸。凛冬将至,愿我们在春天重逢。

梦到学校门口挖了百来米深的护城河,门口长长的汉白玉桥梁。河道深得让人看了眼晕。
却零散有商户经营游船项目。我跟关系不好的同学结伴寻找下去坐船的口子。走了很久都没找到。最后走进了没过脚踝的浅水里。翠色的水里漂着状似水绵的东西。

读了HPMOR方知世上还有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同人文,上一篇惊叹的是《玫瑰墓园的珠宝商之死》

我亦是瓶中的魔鬼